小扎2小时会议录音:围绕Libra还有更大项目

2019年10月5日 | By News | Filed in: News.

https://ift.tt/2nIdPJc

10月1日,The Verge发布了Facebook近期内部会议的文本和音频。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会上回答了关心公司未来的员工所提出的尖锐问题。在7月份的两次会议上,扎克伯格回应了Facebook员工关于公司批评者、竞争对手,以及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 Warren)等人的问题。

The Verge本周公布了关于这两次会议的更多内容,帮助外界更好地了解扎克伯格究竟说了什么。在这两次会议上,扎克伯格讨论了关于如何击败抖音的计划,为什么他希望保持对公司的绝对控制权,以及员工应该对Facebook的唱衰者说些什么。下面的每个问题都是由Facebook员工提出的。

关于Facebook可能的分拆

问:最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对公司做出罚款,而参议员沃伦正越来越受关注。我想知道,你个人有多担心监管机构介入,要求Facebook分拆?

扎克伯格:我认为需要把几件事分开来看。当然,我会比你们更担心有人试图分拆我们的公司。现在,还有个单独的问题,归根结底在于法治。尽管人们对这个国家的发展方向感到担忧,但作为一家跨国公司的经营者,我必须说,我最喜欢和欣赏美国的一点在于,我们有着稳定的法治,这与全球许多其他地方有很大不同。

所以,可能会发生政治运动,公众对科技公司感到愤怒,或担心过度集中,以及其他各种问题,这些问题无法得到很好的处理。然而,尽管有这样的愤怒,有类似伊丽莎白·沃伦这样的人认为,正确的解决办法是分拆这些公司……我的意思是,如果她当选为总统,那我敢打赌我们将面临法律层面的挑战,但我也敢打赌,我们将会获胜。所以,这对我们来说还是那么糟糕吗?是的。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对我们自己的政府发起大规模诉讼,这不是你想处在的位置。或者说,我们关心我们的国家,希望与政府合作去做好事。但是最终,如果有人想要威胁一些已经存在的东西,那么你就要站出来去战斗。

我只是认为,对这件事的观点并不是那么有力。只是分拆这些公司,不管是Facebook、谷歌还是亚马逊,实际上并不能解决问题。并且你也知道,这并不会降低大选受干扰的可能性,反而导致这样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如果这样做,那这些公司就无法协调和合作。这也不会降低出现仇恨言论或类似问题的可能性,反而导致可能性更大。这将影响我们正在实施和投资的所有流程,因为我们将变得更加分散。

这也是Twitter无法像我们一样很好地完成工作的原因。我的意思是,从性质上来说,他们面临着同类问题。然而,他们无法做出投资。我们在安全性方面的投资超过他们公司的总营收。是的,我们的经营规模更大,但从性质上来说他们面临的问题没有不同。他们和我们遇到了同样类型的问题。

所以是的,我认为讨论的方向令人关切。至少我相信,确实存在问题。我并不认为,反垄断的补救措施能解决这些问题。但我也能理解,如果我们不协助解决这些问题,协助建立监管框架,让人们感觉到我们在承担责任,那么政府就会出面来治理我们的行业。然后,人们就会越来越愤怒,并且要求采取极端措施。最终,人们只会说,“砸烂了它”。这时法治的力量就会出现,我也非常感激我们拥有法治的精神,

关于推出Libra的计划

扎克伯格:本周还有一大堆其他监管方面的消息。在华盛顿特区,我们几个人参加了多场听证会。Facebook消息产品副总裁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讨论了Libra和我们在这方面所做的工作。关于Libra,我们的基本设想是通过我们的网络,通过WhatsApp和Messenger让人们有汇款的能力,让全球范围内的汇款就像发送照片和其他内容一样容易。不过,我们也希望与传统货币合作。因此我们在印度开展了一项测试。此外,我们还在墨西哥和其他一系列国家推进相关工作,希望能更大规模地推广。我们的期望是到今年底之前,在许多地方与现有货币合作,推出这项计划。

围绕Libra,我们还有规模更大,或者至少可以说更新颖的一个项目,那就是尝试建立一种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运作的新型数字货币,并且这种数字货币的价值是稳定的。这是个宏大的概念,是一种新型的系统,尤其是将会由大公司来实施。我们不是唯一这么做的公司。但到目前为止,我们领导了这方面的思考和发展。最终,这会作为一个独立协会来运作,我们已经与大约27家其他公司共同宣布成立这个协会。到这个数字货币发布时,我们预计将会有100家,甚至更多公司参与其中。

不过,我们目前的尝试涉及到社会的重要方面,即社会问题需要向各方更多地咨询。情况并不是简单地说,“我们已经发布了这款产品,你的应用已经更新,现在你可以购买Libra并且转账”。我们希望确认各方面问题。我们知道,这确实会带来问题。金融是个强监管领域。在防止洗钱,防止向恐怖分子和政府制裁对象提供资金方面,有许多重要问题需要处理。你需要知道你客户的身份,有很多要求。我们已经非常关注真实身份,尤其是在Facebook,但为了提供这样的产品,我们还需要做得更多。我们致力于做好这件事,而做好这件事所需的不仅仅开发内部工具,随后站出来说,“我们认为我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提前与监管机构会面和讨论,听取他们的关切,听取他们认为我们应该做好的事情,确保我们团体内的其他参与者以适当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

这个过程的一部分将会是公开的,就像大卫·马库斯过去几天参加的听证会一样。我认为,涉及到公众的事务往往更有戏剧性。但其中更大的一部分将会是与全球各国监管机构进行非公开的接触,而这些活动往往更关注实质,而不会那么戏剧化。这些会议不会被放到镜头前面,但我们将会讨论很多的细节问题。因此,这将是条漫长的道路,我们有点期待。

实际上,如果最终我们在其他重要社会话题上有着类似的参与,我也不会感到惊讶。比如,我们正大力推动在消息应用中部署更多加密技术。在产品接近发布时,这将会是非常敏感的话题。显然,司法部门并不会对此感到兴奋,但我们认为,更多地保护人们的隐私是正确做法。因此当时机成熟时,我们就会去捍卫这点。但我认为,我们将会遇到更多这样的事,而这些事情都会公开。我们要尝试将我们的观点公开,并参与到更多地协商之中。

关于正在崛起的竞争对手

问:我们是否担心抖音在青少年和“Z世代”中日益增长的文化影响力?我们的进攻计划是什么?

扎克伯格:是的。我的意思是,抖音做得很好。关于抖音,特别值得注意的一点在于,有段时间,互联网行业的情况有些像是,一大群互联网公司主要是美国公司。随后出现了由中国公司组成的平行宇宙,几乎只在中国提供它们的服务。我们看到了腾讯,他们将一些服务推广到东南亚。阿里巴巴已经将他们的支付服务拓展到东南亚。在更广泛的层面上,就全球扩张而言,这些工作还相当有限。然而,由北京字节跳动开发的抖音实际上已经成为由中国科技巨头开发的第一款在全球各地表现强劲的消费级互联网产品。抖音在美国做得很好,尤其是在年轻群体中。抖音在印度的发展速度也很快。我认为就规模而言,抖音在印度已经超过了Instagram。所以是的,这是个非常有趣的现象。

我们这样看待抖音:它结合了沉浸式短视频和浏览工具。因此,这基本类似于我们在Instagram上提供的“探索”标签。目前,这个功能主要关于消息流内容,以及高亮显示不同的消息流内容。我会认为,抖音就像是针对Stories的探索标签,而这就是抖音的全部。随后,你会找到擅长制作这些内容的创作者。所以,我们在这个方向有很多方法。我们有一款名为Lasso的产品,这是我们开发的一款独立应用。我们会尝试在墨西哥这样的国家去根据市场去打磨产品,我认为这是我们第一批关注的市场之一。在抖音规模更大的市场与其展开竞争之前,我们首先要看看,我们是否能在抖音规模不大的市场起到效果。

我们也对Instagram进行了很多尝试,包括让“探索”标签更加专注于Stories。后者正逐渐成为用户在Instagram消费内容的主要方式。但确实,我认为抖音不仅仅是个更有趣的新现象,以及正在发展中的产品。就他们正在做的工作产生的地缘政治影响而言,我认为非常有趣。我认为,我们有时间去学习和理解,并且走在趋势的前面。抖音正在增长,但他们花了大笔资金去做推广。我们发现,在他们停止投放广告之后,用户留存实际上并不是很强。所以,这个领域仍然是相当新的,我们有时间来弄清楚我们想要做的是什么。但我认为这是一件实事,做得很棒。

关于拒绝向其他政府部门作证

问:看起来,关于Facebook的很多争议并非关于Facebook正在做什么,而是围绕你的个人生活,例如你购买房地产或者不愿参加听证会,甚至最近有68%的外部股东企图罢免你的董事长职位。那么你个人会怎么做?

扎克伯格:我认为,很多人担心的是,外界认为我们公司过于强大。在这种情况下,我掌握公司的投票控制权这个事实确实吸引了大量关注,即公司的集中程度。这是公司内部的集中,个人内部的集中。我认为,从历史上来看,这是很有价值的。2006年,雅虎想要收购我们公司,我原本有可能被解雇掉,我们就这样卖掉公司。如果我没有掌握控制权,那么我们就无法走到这里。随后,在整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可以专注于从长期来看正确的事,无论是我们完成IPO(首次公开招股),还是专注于开发正确的移动端产品,而不是变现和大量投放广告。当时我们的股价曾经腰斩。我们有能力在多年时间里专注于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而不是像许多上市公司一样,满足股东对每个季度财务状况的要求。

IT.数码

via cnBeta.COM https://www.cnbeta.com

October 2, 2019 at 12:25P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