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曝光明星流量造假,揭开了互联网江湖的另一面

2019年2月26日 | By News | Filed in: News.

https://ift.tt/2U9BmxN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解局(ID: zhengjieclub)。头图来自:东方IC。

明星流量造假早已是公开的秘密,直至央视曝光,才将这一“皇帝的新装”大白于天下。

造假的重灾区——新浪微博,反应不可谓不快,在声明中道出了流量造假背后的真相:流量“竞赛”已经蜕变为互联网黑产对整个产业和社会的侵蚀。

这并非是新浪在甩锅,加之前段时间差点被“羊毛党”撸残的拼多多,互联网暗黑江湖已经让两大互联网巨头瑟瑟发抖。

阴阳生两极,有光便有影,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今天让我们走近互联网江湖的另一面:黑产产业链。

1. 规模大、技术高,年产值达千亿元

互联网黑产,很多人略有耳闻,但很少人知道,互联网黑产规模有多大。

2018年5月,由京东金融研究院和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共同撰写的《数字金融反欺诈白皮书》显示,2017年中国黑产从业人员超过150万人,年产值达千亿元级别。

数字是单调枯燥的,2018守护者计划大会上公布的“守护者计划”2017年十大典型案件,触目惊心之余,也让我们一窥互联网暗黑江湖的冰山一角。

十大案件中,多个案例涉案金额超过亿元。“善心汇”特大传销团伙案的涉案金额超百亿元,“雷胜科技”色情诱导系列诈骗案查明涉案金额超过6亿元。

(新闻报道)

另一个特点是技术水平高。电话诈骗、病毒木马,都是小儿科,现在流行的是人工智能。

在“快啊答题”打码平台非法获取贩卖公民信息案中,黑产分子利用基于神经网络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技术,不断自我训练学习,大大提高了速度和准确度,一个季度就能破解验证码数百亿次。

(打码平台)

在“月光宝盒”直播平台传播淫秽信息牟利案中,黑产分子上演了“黑吃黑”,利用黑客技术破解各类涉黄收费直播平台,将截取的淫秽视频流在自己平台上直播。

每当网络服务商升级了防作弊技术之后,黑产分子几乎都能紧跟潮流,很快推出新的作弊技术,简直是防不胜防。

2. 门派林立,形成产业链

被央视曝光的某艺人,一条宣传新歌的微博获得了1亿次的转发。微博的注册用户也不过5亿,相当于5个人中就有1人转发。

(微博获得了1亿次的转发)

这个转发量,显然是刷出来的。除了转发,阅读、评论、粉丝,都可造假,皆是生意。

让拼多多后怕的“羊毛党”,泛指一些想尽办法占平台便宜、从中获利的群体。网友个人抢点优惠券、秒杀商品影响不大,黑产分子却利用非法手段将“薅羊毛”变成一门“生意”,让平台头疼不已。

刷流量、撸羊毛,只是互联网暗黑江湖的两个小门派。

从暗扣话费、广告流量变现、手机应用分发,到木马刷量、勒索病毒、控制肉鸡挖矿,互联网暗黑江湖门派林立,形式多样。

2017年十大典型案件中,警方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少则十数人,多则数百人。实际上,一个案件的背后,往往是一个产业链。

当今之互联网暗黑江湖,早已走过了单打独斗的年代,而是形成了分工明确、上下游紧密协作的产业链,呈现出公司化、平台化和跨国化的特征。

(黑产产业链)

互联网黑产产业链分为上下游,各有分工,环环相扣。

上游专攻技术,开发病毒或木马、破解网站,供应整个黑产的基础性资源。

最常见的资源是手机号。为了大规模提供手机号,黑产分子采用猫池设备,插上手机卡就可以模拟手机进行收发短信、接打电话、上网等功能。

(猫池)

下游主打变现,利用虚假账号和恶意木马等进行欺诈、盗窃、钓鱼、刷单,最终达到变现的目的。有了上游提供的手机卡号,黑产分子“撸羊毛”自然是得心应手。

2018年12月17日,星巴克上线“星巴克APP注册新人礼”营销活动,黑产利用大量手机号注册账号,领取活动优惠券,吓得星巴克紧急叫停了活动。有专家估计,如果不叫停,短短一天半时间,星巴克将会损失千万元。

3. 危害大,成为世界性难题

互联网黑产危害之大,已经成为了世界性难题。

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8年全球风险报告》中,网络安全被认为是除自然灾害以外,最大的风险。

新浪微博深受水军困扰,YouTube的日子也不好过。

据纽约时报的调查,美国出现了专门为 YouTube、Twitter、instagram 等提供「流量贩卖」服务的公司 Devumi ,在三年内卖出 1.96 亿 YouTube 观看次数。

(Devumi 推荐的 FastSocialMarketing 的收费标准)

强大如Facebook,也是受害者。去年3月,Facebook曝出了5000万用户的数据泄露事件,股价蒸发300亿美元,还面临16亿美元的罚款,公司形象大为受损。

(Facebook股价蒸发300亿美元)

如果将互联网视为一座大厦,那么,黑产既动摇了大厦的根基,也破坏了大厦的上层建筑。

互联网的根基是安全,黑产之所以能得逞,恰恰是钻了安全的空子。互联网一旦无法确保用户数据的安全,也就失去了用户的信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黑产最深层次的影响,是破坏了互联网生态。以“撸羊毛”为例,发放优惠券、秒杀产品,本是互联网商家的常规营销手段。商家发券,用户注册、消费,各得其利,各遂其愿。

“羊毛党”却用非法手段将“羊毛”一撸而空,正常的用户望“羊毛”而兴叹,商家也心有余悸。

我个人的体会是,以前,京东“读书券”很好抢,现在很难抢到。这背后,恐怕是“羊毛党”在作祟。即便抢到了,使用起来也门槛颇多,多半也是为了提防“羊毛党”。

“羊毛党”横行,用户得不到优惠,商家不敢促销,无疑是一种“双输”。

黑产分子盗取个人信息进行诈骗的危害就更大了。2016年曾轰动全国的“徐玉玉被骗案”中,诈骗犯就是通过购买信息资料,获取徐玉玉刚刚申请助学贷款这一信息,将她拼凑来的9900元的学费骗走,导致徐玉玉伤心欲绝,不幸离世。

(徐玉玉案主犯陈文辉被判无期)

互联网黑产的危害,早已超出了经济和互联网层面,而对整个社会都产生不利影响。

4. 三方协同,压缩黑产获利

正如有光就有影,互联网黑产几乎是伴随着互联网而生。

单纯的技术狙击,很难消灭黑产。为了防止恶意注册,很多网站都设置了图片验证码。普通用户使用颇为吃力,但在黑产打码平台面前,却不堪一击。可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跳出技术看黑产,黑产本质上是互联网生态里的“寄生虫”。与其说钻了技术的漏洞,不如说钻了规则的空子。

打击黑产,需要政府、运营商、互联网企业三方协同。此三者为监管、渠道、平台,缺一不可。

其中,互联网企业的作用,尤其重要。以此次央视曝光的明星流量造假为例,明星之所以要伪造转发量、阅读量、粉丝量,是因为在微博的规则里,流量第一。

如果微博降低乃至取消了流量的权重,那么,流量黑产自然失去了生存的空间。事实上,新浪微博的应对之策,正是将“微博转发、评论计数显示上限设为100万”。

(微博回应)

同样,流量造假的另一个重灾区是视频。某些网剧的播放量,达到惊人的百亿级。这当然又是一个流量生意。欣喜的是,爱奇艺、优酷等视频平台,先后关闭了前台播放量显示。流量黑产,又丧失了一个阵地。

黑产熙熙,皆为利来皆为利往,压缩黑产获利的空间,才是打击黑产的正确方式。

黑产无利可图之际,便是走投无路之时。

互联网暗黑江湖,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解局(ID: zhengjieclub)。头图来自:东方IC。

下载虎嗅APP,第一时间获取深度独到的商业科技资讯,连接更多创新人群与线下活动

IT.数码

via 虎嗅网 http://www.huxiu.com

February 26, 2019 at 05:59P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