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我们是认真的,用人工智能搞喜剧就问你服不服

2017年10月26日 | By News | Filed in: News.

http://ift.tt/2leevEp

Botnik是一个由作家、艺术家和开发人员合作的社区,他们与机器合作创造一些奇怪的新事物。这个社区对每个人都开放。

这是一个很官方的介绍,来自该公司的官网。你大概想不到,这帮人是要拿人工智能讲笑话

《纽约客》的资深编辑Bob Mankoff从这家供职了20年的老单位辞职下海,和喜剧作家Jamie Brew一起搞起了这个公司。多说一句,Mankoff已经72岁了。看来,他是真喜欢这种不正经的事情。

Elle O’brien是一名计算机科学家,目前她是华盛顿大学语言与听力科学系的一名博士生,也上了贼船。Joseph Parker是一名富有创造力的开发人员,专注于设计工具、游戏和实验输入系统。在空闲时间,他喜欢游泳和数字雕刻。

以上是该公司的核心成员。从这个背景看来,这并不是一个皮包公司。他们是要正经做点事情。拿人工智能讲笑话,这种本身听起来就像个笑话的事情,他们是当真的。

开篇就表态不看好自己介绍的新鲜事物,有些不合规矩,也容易打消读者的积极性。但我确实不好这类东西,我就是喜欢他们想起来一幅不正经的样子。来,看下他们干了什么。

该公司有个同名产品,叫“Botnik”,它是一款新的人工智能幽默应用程序。这个APP可以从各种地方划拉有意思的文本内容,从第三季的《宋飞正传》到,到Yelp的评论,到贝佐斯的“股东信”,这些东西是要来什么呢?目的为了构建一个可以预测的、用于特定用途的键盘。

《宋飞正传》

这些键盘,很多都可以在Botnik.org上找到。这些键盘可以用来写新的喜剧作品,比如说写一集新的《实习医生风云》,或者写一段新的《未婚女子》。这些都是美国的一些喜剧作品。

这些键盘并不是实体键盘,而是可以在预测文本的提词器。导航页截图如下,包括animal facts、cooking、selnfeld season 3(《宋飞正传》第三季)、savage love(《残酷的爱》)、advertisements(广告)、poetry(诗歌)、miscellaneous(其他)。    

根据之前的输入,它将显示一个建议单词的网格。通过单击或按Tab选择单词。我点开Seinfeld Season 3的“all dialogue”,创作了如下作品:

这个键盘保留了源材料的结构和文字游戏,同时又增加了一种傻傻的、机械的呆板的感觉。

《连线》杂志认为,这代表了一种人机合作的新的喜剧形式。Botnik的联合创始人Jamie Brew是这么解释的:“从一个作品或者一个类型中收集所有令人回味的短语,然后把它们一起放在一起,构成荒谬的拼贴画。”

那么,这个创意是怎么来的呢?

话说,Mankoff曾跟与微软和谷歌的Deepmind部门合作,想让算法把数千个词条搞出点有意思的花样,结果效果不理想。于是,Mankoff就想,幽默这种事,光靠电脑是不行的,必须人机合作才可以。

然后,他听到了Brew鼓捣出来一个预测文本发生器,这是他在智能手机上炮制了好久才弄出来的。结果也很不错,用它的文本建议,可以精心制作一些很无聊的句子。Brew说,手机的文本预测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聊的声音。

但Mankoff有了意外的发现:“我注意到一点,你可以从这台机器有限的建议中,创造一种诗歌,接下来我就自然而然地想到,试着把它应用到其他文本上。”

这两个人在Techstars的“Alexa加速器项目”的支持下,在过去一年里,构建、调整了几个基本的语言数据库,每一个都是一个特定的流行文化类型,比如美容广告,比如《宋飞正传》。这些术语构成了网站的个人键盘,让你可以制作句子——每个词都可以引导你的下一个选项,最终你就会弄出一个古怪的作品。

可以说,它是一种信息灵通的合作者,而不是冷冰冰的自动的内容创造者。

Mankoff说:“这种方式对于Botnik来说,就是一个人与电脑合作,并为它添加了一种掌握。它是基于这样一个想法:你可以写任何东西。如果你想写一首乡村歌曲,你就可以访问乡村歌曲的预测文本。当然,你不是简单地把它吐出来,你得修改它。”

如果你觉得他们只是有一大堆键盘,就大错特错了。他们还有一大票人编辑。这些千奇百怪、不同寻常的文字,由大约150名志愿作者组成的编辑团体进行监督,其中还包括 Saturday Night Live(周六夜现场)和The Onion(洋葱报)的工作人员。不仅如此,这些编辑还使用Slack进行投票,并拼凑出最好的段子,从而产生像《宋飞正传》这样的作品。

我们之前写过介绍过百度的一个应用,可以帮你写诗,虽然偶有尴尬,但是总的来说写的还可以。不过,喜剧跟诗歌其实是两个路子,向左走向右走的关系。古诗词有平仄对仗韵律,相对而言,规律还好找一些(前提是我们不苛求写成如诗如画的大作)。

喜剧虽然也有套路可言,但并不是找到套路就能让人发笑,这里面的因素要更复杂一些,就像Mankoff想的那样,机器自己是玩不转的。但人机合作说不定会产生新的惊喜。

作为一个热爱诗歌和喜剧的科技媒体工作者,我很喜欢这种一堆正经人干不正经事的案例。不过,不正经才有创新,不正经才有喜剧,保不齐他们写出漂亮的新作品呢,这谁又能说得准?

IT.数码

via 36氪 http://36kr.com

October 25, 2017 at 11:13A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