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选大公司还是初创企业?AI博士万字长文为你指点迷津

2017年8月25日 | By News | Filed in: News.

http://ift.tt/2xxq7mX

编者按:本文由新智元(ID:AI_era)编译,来源:samvitjain.com,作者:Samvit Jain,编译:郭庆东、张易;36氪经授权发布。

UC伯克利的计算机科学博士生Samvit Jain根据自己面试一系列科技公司的经历——面试的最后,Jain 必须在一家大型上市公司、一家刚刚加入独角兽俱乐部的成员和一家位于旧金山、有100名员工、融资到B轮的创业公司之间做出选择——写成了这篇含金量极高的博客,重点阐述了如何评估初创公司。

Jain表示,虽然他主要是为大学毕业生写的,但他描述的方法也适用于任何想要加入创业公司/小公司的人。他甚至为他的每一条评估标准打出了星级,希望这篇文章能作为一份有用的指南,助你识别有潜力的初创公司。

Samvit Jain是UC伯克利的CS博士生,在RISELab研究数据密集系统(RISELab是伯克利今年初成立的实验室,致力于让计算机做出实时的、安全的智能决策,是一个五年研究计划)。Jain感兴趣的研究方向包括机器学习和分布式系统,在进入伯克利前,他在普林斯顿读CS本科,2017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graduated with highest honors)。这篇博客文章是他基于在普林斯顿大学junior时期面试一系列科技公司的经历。最后,Jain 必须在一家大型上市公司、一家刚刚加入独角兽俱乐部的成员和一家位于旧金山、有100名员工,融资到B轮的创业公司之间做出选择。

Jain在他的博客发表文章,总结了他做决定的经历,重点阐述了如何评估初创公司。Jain表示,虽然他主要是为大学毕业生写的,但他描述的方法也适用于任何想要加入创业公司/小公司的人。

进入一家公司工作也是一种投资。风险投资家可能会用大量的资金和少量的时间(即每月的董事会会议)进行投资,而作为员工,你投资时使用的主要资产就是你的时间。

你得到的回报可以有很多种——职业发展、个人成长和实现,以及财务回报。做出任何决定都伴随着机会成本——放弃做另一个选择可能得到的预期回报。

最后,像风险资本家一样,作为一名员工,你只能在一个地方工作,所以在时间上你只能进行一次投资。因此,硅谷著名风投公司A16Z的Marc Andreessen可能会设一个1:10的命中率,但你必须提高自己的标准。

所有这些都不是为了把决定复杂化,而是将其置于确定的背景下——作为潜在员工,你是一个投资者,你对企业的评估应该跟企业评估你一样多。

公司的品牌认知度、筹集的资本、投资者的声望,你朋友的意见——所有这些都可能很重要,但也都只是公司未来前景的次要信号。那么,你应该关注哪些地方,对每个地方又给予多大重要性呢?

加入大公司的优点很明显,组织结构完善,办事情有规章制度可循,待遇更好(尤其是福利),新机会出现时能够在公司内转岗(比如程序员可以转为产品经理,浏览器资深总监可以成为移动操作系统的部门负责人)。但是,在大公司工作变化慢,你的成就和生活质量更多取决于你所在的环境(团队)而不是你本身。

以下是观察一家初创公司可能考虑的潜在标准:

  • 当前吸引力(用户,收入)

  • 增长率(用户,收入)

  • 在职员工人数

  • 创始人的力量

  • 早期员工的实力

  • 投资人的背景(信誉、过去的投资记录)

  • 每一轮融资情况

  • 公司位置

  • 个人适合度

我们假设你想要实现个人成长、职业发展,并得到财务回报。好处是,这三个目标往往紧密相连,加入一家处在早期且快速发展,拥有强大的创始人和有才华的员工的初创公司,能够满足你的这三大需求。

下面的文章将帮助你找到这样的公司。

当前吸引力

评估初创企业特别困难的一个事实是,大多数关键指标不是公开信息。诸如每月或每日活跃用户数量(MAU / DAU),年收入和 rumway 等统计资料,连现有的员工有时候都不甚了解,更不用说在互联网上查到了。

此外,创始人和上级管理层在面试过程中不太可能分享这些信息——但是,如果你有机会跟他们谈一谈,这绝对值得一提。

同时,即便这些数字能够被查到,它们实际上也可能并不是最强的信号。例如,对于早期面向消费者的公司(例如 2008 年的 Facebook),收入往往并不是很重要,而对于 To B 的技术初创公司,衡量用户数量或许不是特别有效——在很多年的时间里,Palantir只有一个客户:美国政府。

你还必须小心公司筛选后给出的漂亮数据。移动应用程序公司可能会选择展示他们产品的总下载量,而不是每月的活跃用户,或者其惊人的高流失率(即卸载率)。

有个很著名的例子,Draw Something是一款社交图画应用,2012年3月,Zynga以1.8亿美元收购了Draw Something和它的母公司OMGPop。收购后不出两个月,Draw Somthing的日活用户数量就下降了1/3,从收购当天的1500万峰值跌到1000万。通过与Facebook紧密整合,Draw Something采取了一些黑客行为实现用户增长,放弃了建立一款可持续的产品从而实现快速增长的机会。

结果?Draw Something成了社交本地移动应用程序时代最大的泡沫之一。

增长率

增长率比较麻烦。增长数字,特别是当仅测量两个数据点时(也就是今天的指标VS去年的指标),通常很难评估,除非绝对值是已知的。Facebook可能说自己在2005年实现了2150%的收入增长。当然,Facebook那时候的增长速度确实很快,但“2150%”那个数字是毫无意义的,因为2004年Facebook的收入几乎为零。

这并不是随口乱说。Jain在接受采访时,他遇到很多初创公司都声称,他们“收入比去年翻了一番”。有家公司说自己“收入每年都翻一番”,但他们只成立了3年。这些公司在给出这些惊人数据时,都没有明确告诉Jain他们当前的收入是多少。

你也应该问自己,为什么一家公司选择告诉你他们的增长率,而不是绝对值。这可能是因为统计增长率看上去更漂亮。你应该知道:作为年收入(或总用户数)统计图的衍生品,增长率几乎总是包含较少的信息。

当然,这也不能一概而论。如果创始人提到他们的服务有超过100万用户,并且同比增长了200%,哪怕他并不告诉你确切的数字,你也可能已经有足够的信息来判断,这家公司的业务增长很快。

加入一家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的公司,是你在职业生涯早期能够做出的最聪明的决定之一。这样的创业公司将提供许多机会,你能逐渐成长并担任领导角色,周围都是聪明且雄心勃勃的同事——他们很有可能成为你未来的商业伙伴甚至共同创始人。最后,正如许多人所说,在你的职业生涯早期取得胜利是非常有意义的,早期增长快速是公司在未来成功一个非常好的标志。

实际上,真正的过度增长(hypergrowth)是很少见的,而且要发现过度增长的公司极其困难。你可以这么想,加入一家快速发展的公司,和要扭转一家有50个人但发展较慢的公司的势头,前者可能更容易。

另一方面,加入一个在你加入一年或两年后“失败”的创业公司,并不像你所想的那样糟糕。假设这家初创公司有明显的潜力,招聘标准也很高,没有人会把公司失败的原因怪在你身上。或许在湾区或美国境外情况会有所不同。但是,待在一家没有明确前景、摇摇欲坠,并且最终失败的公司,最大的损失不是让你的简历有了污点,而是你丢失的时间。你在这家失败公司的5年,原本该是持续学习和成长,这也意味着你失去了5年学习和成长的时间。

需要指出,一家失败的创业公司并不意味着职业上的污点,这一点对员工和对创始人都一样。而且,如果你作为创始人,去做一件你真正关心并且想做的事情,哪怕最后失败了,你也不一定会那么后悔(相比加入一家50人规模的公司做员工)。

在职员工数量

思科现在有7万名员工,其股价在过去16年中徘徊在15至30美元之间。WhatsApp在2014年2月以190亿美元被Facebook收购时,一共只有55名员工。

很显然,员工的人数对公司质量的影响很小。但是,将现有员工人数与公司最新的估值相结合,你可以知道如果你加入,你将获得的钱有多少。

但是,这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拥有多少潜在股份对你今后的职业发展实际上没有什么影响。0的100%或10%、1%都是0。

创始人的力量

创始人力量是被Jain评为五星的唯一标准。这很好理解,风险投资家曾经说过,在所有要素中,对一家公司最终走向具有最强影响力的,就是创始团队。

我们来看看当今世界上市值最高的5家科技公司和他们的创始人:

  • Facebook:马克·扎克伯格在中学开始编程,高中建立了智能音乐播放器Synapse,AOL和微软开出了高达100万美元要收购。在哈佛读大学期间,扎克伯格建立了学生社交工具Facemash,其受欢迎程度一度让哈佛的服务器瘫痪,而这款软件涉及的安全漏洞几乎让他遭到开除。

  • 亚马逊 – 杰夫·贝佐斯进入普林斯顿打算学物理,目标是成为一名理论物理学家,但却以电气工程和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接近最高分毕业。在华尔街8年的职业生涯中,贝佐斯成为当时成立仅两年的对冲基金D.E Shaw’s最年轻的副总裁。

  • 微软 – 比尔·盖茨在8年级开始用他们高中的电脑编程,这台电脑是一家公司捐赠给他们高中的,盖茨从编写简单的游戏到利用分时系统的漏洞(这个行为差点让他不能使用学校电脑)再到为那家公司开发工资支付程序。在哈佛大学,他解决了一个很小的,开放的组合问题,作为一项针对计算机爱好者的概念验证,还为Altair 8800微型计算机实现了BASIC语言的编译器。

  • Alphabet – 马里兰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数学专业本科毕业后,谢尔盖·布林于1994年开始在斯坦福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另一边,拉里·佩奇是密歇根大学的计算机工程专业,1995年在斯坦福大学开始了博士学位。佩奇想在telepresence和自动驾驶方面做研究,但与布林一起,决定专注于探索快速成长万维网的图结构。

  • 苹果 – 在高中时,史蒂夫·乔布斯对各种事情都感兴趣,从莎士比亚、柏拉图到创作写作再到电子学。在斯坦福大学高年级时选修新生的英语课,然后在6个月后从里德学院退学。后来,乔布斯搬到了印度,在那里他住了7个月。再后来,他从Atari那里接了一个合同项目,找到Steve Wozniak来帮忙,为街机游戏构建了一个高度优化的电路板,通过这笔交易赚了5000美元。

你注意到这6位创始人有什么共同点了吗?

三个人大学毕业,还有两个是博士辍学。6个人里5个都是搞技术的。没有一个是连续创业家。6个人里5个人都没有任何职业经验。

而且,很不幸的是,他们也都是白人男性,都出生在家境优渥、对孩子十分支持的双亲家庭。

但是,在这些描述中,我们也能看到一些重复出现的个人素质——强劲(intensity),有雄心和清晰的目标(clear passion),很多时候都是从年轻的时候就有了,往往无视规则。

在接受时尚杂志Vogue采访时,詹妮弗·劳伦斯(James Jennifer Lawrence)——当今世界上最高薪的女演员,曾经说过,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她]会变得有名”( 在一次接受Wired采访时,贝佐斯的女友也表示,贝佐斯一直都相信他将成为很有钱的人,贝佐斯的着眼点不是钱本身,而是他可以用钱去做的事情)。因此,Jain在个人素质这一栏中也补充了一点,那就是相信自己。

值得注意的是,今天,贝佐斯的Blue Origin是与马斯克SpaceX并列的领先的太空探索公司,而Alphabet是无人驾驶技术领域的行业领导者。显而易见,贝佐斯早期对太空殖民的兴趣,还有佩奇对无人车感兴趣并不是假的激情,而是深层次的抱负 ——对未来的执著,以及在机会到来时立即行动的决心。

那么,你是否也能把你评估的初创公司的创始人,用两句话来形容?

在你的描述中,尝试着重于具体的成就,而不是专有名词。例如,莎拉从哈佛公共政策专业毕业,并在高盛工作了两年。应该写:“莎拉毕业于哈佛大学,在那里她致力于开发新的金融工具,让那些来自压迫政权的移民能够远程清算资产,甚至通过在叙利亚进行实地研究来测试她的理论;而在高盛,她帮助扩大银行的消费金融技术公司组合,并亲自监督3家比特币和区块链相关创业公司后期的金融业务。”

后面这个莎拉能成为一家基于区块链做智能资产的初创公司的很好的CEO或COO。莎拉有极强的自我驱动力,能够开创新的事物并且坚持把它们做完,直到看到成果/回报。她通过发明来塑造未来,而不是仅仅为了自己的兴趣。她也成功地面对了竞争——被哈佛大学录取和在高盛就职都不容易。

总结起来,成功的创始人有以下经历:

在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担任重要职务:这比较少见,但如果创始人确实在大公司担任要职,这往往是很强的标志。两个很好的例子是Facebook的共同创始人Dustin Moskovitz和Facebook第一任首席技术官Adam D’Angelo,他们两人分别创建了两家非常优秀的公司——Asana和Quora。Dustin和Adam都是在大公司拥有第一线经验的人才,而且真正渴望建立自己的公司 ——在大约2008年的Facebook,他们想要做的事情在很大程度上,必须要有专人去做才能实现。Asana实际上是Facebook的内部项目衍生出来的。而Adam放弃股权离开Facebook创办Quora,事实证明他们选择专门去解决的问题都是有价值的。

连续创业者:Jain对这一点感情复杂。连续创业者被认为是一大优势,也有很多很好的例子,比如马斯克,甚至乔布斯。但是,创业是艰难的旅程,伟大的创始人倾向于把自己的公司当成自己毕生的事业。要是有人有一连串将自己的公司高价出售给大公司的记录,从这一点很难判断他/她作为创始人的奉献精神,以及他/她是否有能力在困难时期,带领大家让公司走向伟大。尤其要注意的是,如果人过去曾经跟这个创始人一起工作并觉得自己被坑了,你需要特别警惕。

专业知识:拥有专业知识十分有价值,但可能不是绝对必要的。投资人很喜欢创始人有这样的特点。但作为一个局外人,有时候也是一个很大的优势。另外,马斯克创建SpaceX和特斯拉的时候,没有任何专业知识,而且太空探索和自动驾驶看上去有极高的壁垒。但是,我们可能高估了,对于聪明的人想要快速掌握他们关心议题的相关知识的困难程度。

早期员工的实力

我评估公司早期员工素质的方法可能会引发争议。我通过LinkedIn 的个人资料,查看早期员工接受教育的学校和他们曾为之工作的公司。我认为如果学校不太好,或是一些我从未听说过的公司,那就很值得警惕。这听起来有些幼稚,甚至有偏见之嫌,所以请让我解释两句。

根据我的经验,最好的初创公司中,至少应有一些早期员工是来自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这样的学府。早期的谷歌和Facebook 就是如此。今天如Dropbox、Stripe、Airbnb 和Quora 等公司也是如此。如果一家创业公司没有这样的人才,那么对我来说可能会说明以下两点之一:

1、创始人和他们的早期招聘网络无法触及到这些学校的新毕业生;

2、创业公司不能说服这些学校的学生为他们工作。

第一个比第二个要好一些。伟大的创始人来自许多不同的地方,有些可能与顶尖学校的学生联系本身就较弱。然而,创业达到一定规模后,有了一定名气,这个借口就会变弱。

第二点反映出的东西不太好,但可以理解。招聘聪明人真的很辛苦。我深知这一点,因为我在2015 年初花了好几个月时间,为我参与投资的LinkMeUp 搜索顶级员工。我在普林斯顿的一个创业博览会上开了展位,在大学和Facebook 的极客社区张贴广告,甚至升级到LinkedIn Premium,向我的扩展网络中的学生发送了许多唐突的消息。我为一个安卓工程师角色面试了几位候选人,其中一些我拒绝了,还有几个人把我拒绝了。

这个故事说明,很难说服人们拒掉来自谷歌、Facebook、Uber、Airbnb 等巨头的 Offer,为面试失败危险的小公司工作。但这正是一个伟大的创始团队的任务。他们必须能够鼓舞聪明的人为他们工作,清楚地表达公司的愿景,以说服高智能人群,公司是有机会成功的。

顶级学校中的学生有一点与众不同:对于未来做什么,他们往往有最多的选择,同时如果他们选择做一件事,要付出的机会成本也最高。所以,如果你能说服哈佛大学的毕业生加入你的公司,你或者真的很擅长鼓舞人,或者是真正在为他们提供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请注意,我绝对不是说早期的优秀员工只来自顶尖学校,或者所有(甚至大多数)顶尖学校的学生都能成为优秀的早期员工。这两个陈述显然是错误的。我所说的是:能够从顶尖的学校或科技巨头(例如前谷歌或前Facebook 员工中)招聘,这是一个良好的信号,说明这家初创公司在优先雇用优秀的人,并且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为什么要凭借过去的学校和任职公司来判断?主要是因为这样效率更高。查看每个员工的开放源代码似乎太过了,而且只对技术人员有效。对于一家公司的创始人来说,这种尽职调查的程度是完全必要的(因为创始人来自斯坦福,所以就认为这家创业公司是优秀的,这想法太可怕了),但是对于早期员工的背景来说,这可能不是必要的。

当然,这只是我的建议。在这一点上,比我更有经验的人可能会不同意我的看法。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雇用优秀的早期雇员这么重要?真的很重要,因为早期的员工将会扮演你导师的角色,在许多情况下成为公司的领导者。除了创始人之外,早期的雇员将是对公司命运影响最大的一方。放宽招聘标准很诱人,但这里有一个微妙的平衡点。例如,浮躁又偏激的早期员工很有可能建立一个浮躁和偏激的公司。

投资人的背景

如果我正在找工作,我看到一家公司是由红杉资本投资的,我会很乐意为他们工作——即使他们的创始人只有五岁。

这里有个红杉资本在A轮或B轮(或两轮都有)领投的公司名单:苹果,谷歌,雅虎,Stripe,Dropbox,YouTube,Instagram,Airbnb 和WhatsApp。

红杉自1972年以来已有超过1000项投资,收购了209家公司,其中69家已上市。他们的使命宣言如下:

创造力。生于忧患。坚决。确定。不被看好的人。叛逆。独立思想者。战士和真正的信徒。

这些是我们与之合作的创始人。他们非常罕见。当我们找到他们时,我们欣喜若狂。

我们对我们自己的工作极为认真,并仔细选择着形容它的话语。我们不使用“交易”或“退出”等字眼儿。虽然我们有时被称为投资者,但我们不这么认为。我们认为自己是长期的合作伙伴。

我们帮助他们大胆地建立传奇公司。

如果这不是硅谷精神,那我不知道什么才是。这是一个标准,我想给它4.5 星,但即使投资者自己也会警告,小心过高估值。所以我妥协了,给了它4颗星。

在硅谷投资者中,有一个等级制度。最顶级的由红杉资本、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KPCB),Greylock,Benchmark,Accel 和Andreessen Horowitz 等组成。其他知名风险投资公司包括General Catalyst,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NEA)和 Lightspeed。一般来说,这些风险投资公司能够吸引到最好的创始人,赢得最好的交易,并展示出最高的回报。

然而,即使是最好的公司也经常错过大宗交易,所以未能从以上资本中筹集到资金,并不一定是缺陷。对于在美国以外成立的公司,以及可能与硅谷联系较弱的创始人来说,尤其如此。(尽管这些投资公司已经非常擅长识别明日之星)。

另一方面,不是所有由顶级风险投资公司投资的公司都是优秀的工作场所。风险投资公司也会投资大量失败的公司,这是他们业务的性质。不仅如此,有前途的公司有时会以其文化或价值观为代价来实现增长。即使背后有红杉做支持,这样的初创企业也应该避之唯恐不及。

每一轮融资情况

本部分的统计基于TechCrunch 2017年的文章,该报告关注了2003年至2013年间成立的15,600家美国技术公司。

我还将这些数字与2016年“Business Insider”文章的数据进行了比较。BI 统计数据稍微保守一些。

一家公司的融资额是一个不错的指标,表明了该创业公司面临多大的风险,或换言之,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公司取得成功的可能性。

这并不总是意味着加入一个融资到C轮的公司比加入一个只融资到B轮的公司更好,因为这里存在着一个平衡。C轮公司将提供较少的股权,因此潜在的上升空间较小。此外,某些类型的融资轮次实际上可能表明公司存在问题 – 特别是 down rounds 和债权融资。

没有进行过外部融资的公司应被视为“风险极高”,而如果在这样的公司中,未被给予创始人股权,更应受到极大怀疑(特别是因为你很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工资很少甚至没有工资)。

经过种子轮的融资,一家公司正式成为了得到投资的创业公司,但它仍然是“高风险”的,因为经过种子轮融资的公司中只有约40%活到了A轮,这其中只有9%最终被收购。种子轮通常由个人投资者(即天使)、像 Y Combinator 这样专门的基金、创始人基金和SV天使)投资,一般涉及资本金为0.5-1 百万美元。

初创公司“存活”曲线,不含收购(来源:TechCrunch)

初创公司累积收购图表(来源:TechCrunch)

经过A轮融资的公司应被视为“中度风险”。这些公司中,约有62.5%坚持到了B轮,其中7.5%获得收购,这意味着其他30%的公司没有活不来。对于职业成长和财务提升来说,与其他标准相比,这可能是加入一个创业公司的最佳时机。A 轮公司仍具有较高的增长潜力,且已被专业负责评估早期创业公司的团队正式评估过。你现在还有一点需要考虑:领投A轮的VC的声誉。

经过B轮融资的企业应被视为“低风险”这些公司几乎都已经在创造利润了。 B轮投资者着重审查A轮以来用户或客户健康成长的证据,这意味着B轮公司不仅在公司基础(团队,产品,市场)上得到验证,而且经受住了市场对其产品的考验。截至2015年7月,B 轮的融资中位数为1840万美元,这意味着B轮公司估值中位数约为1亿美元。

在评估创业公司的融资历史时,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最后一轮融资。如果一家成立于2005年的B轮公司,自2008年以来没有融到任何资金,没有IPO,那么它或者是在依靠自己的收入维持,其增长可能放缓(也就不是真正的创业),或者是接近死亡了。

值得注意的是,经过B轮或更多轮融资的公司应能提供与大型上市公司相当的基本工资。对于新的大学毕业生来说,截至2017年年中,位于旧金山的顶级科技公司的平均基本工资为11万美元。要辩证地看待这个数字(当然也不要忽视不同城市生活成本的差异),但是如果你的offer比这个低不少,那么你或是在一个有着不寻常的补偿结构的公司(应该是提供了显著高于平均水平的股权),或是得到了一份不公平的offer。

还要注意,之后的融资轮次,(例如D轮或E轮)并不意味着公司一定会免于死亡。硅谷的历史上有很多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后来的收购价格远远低于估值(例如Gilt Groupe,One Kings Lane,LivingSocial),也有许多经过多轮融资然后乱作一团的公司。

我强烈建议,在面试过程中,向公司的创始人或CEO询问目前公司的资金状况。这可以估算出,在公司现金状况和目前的支出状况下,公司在不融资的情况下可以支撑多长时间。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如果闪烁其词,则应该引起警惕。

位置

每年,Wealthfront通过对14家顶级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作伙伴进行调查,为有抱负的年轻专业人士确定了一批“助力职业生涯”的技术公司。名单的入选资格是:1)收益率在2000万-3亿美元之间;2)在未来三到四年内增长幅度超过50%。

Wealthfront2017年确定了132家这样的公司。其中约61%位于旧金山湾区,其次是纽约10%,波士顿5%,南加州5%,西雅图4%。在湾区公司中,约有58%位于旧金山本地。

见下表:

Wealthfront 的“助力职业生涯”科技公司列表,2017 vs 2016,根据位置(来源:Source: Wealthfront Blog)

应将公司位置视为一个比较重要的信息。位于旧金山的公司当然不是一定能取得成功,但总部设在湾区或纽约(也可能是波士顿,西雅图或LA)的公司可能会更有动力寻求投资者,吸引和留住优秀员工。

个人适合度

一家公司再优秀,其发展方向也可能并不适合你。你可能对机器学习很感兴趣,但却认为企业对这一技术的应用超级无聊。

你可能在一家围绕机器学习技术提供服务方案的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注8),而公司的业务是帮助基因组学研究人员更有效地构建数据管道,并可视化其结果,你却对此没有兴趣。

你也可能是在一家 2C 的公司找到一份工作,该公司使用机器学习来个性化为用户提供的内容,并根据他们访问网站的Cookie自定义显示的广告文案。你发现线性回归在这些任务上仍然做得很好,你对每天自己的工作会不由得产生怀疑。

我想建议的是,你应该对你可能感兴趣的问题以及想要做的工作种类保持开放的思维。不要仅凭一句话的说明来判断公司业务。相反,要花时间了解创业公司真正在做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解决的问题是重要的,以及他们工作的直接和未来的市场。

有的创业公司使命宣言非常无聊,但工作却非常有影响力(而且,顺便说一下,在所有其他标准上,得分都很高)。

很多毕业生满心只想解决最难的问题。如果你是这些人之一,我预测你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改变观点。我认为学生的心态都是这样,希望挑战自己,证明自己的能力。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其他事情开始变得重要,比如个人的阅历,你会为什么感到骄傲,你希望将来你的孩子如何看待你,等等。

你的工作如何能为世界增添价值?这不是每个创业公司都能给予你的。对于这样的工作和创业公司来说,生命太短暂。

结语

虽然我们刚才讨论了一些评估初创公司的基本标准,但有些很重要的事情是数字无法呈现的。

例如,用户有多少喜欢这款产品?他们会推荐自己的朋友使用这款产品吗?

这家公司建造的是什么样的产品?勇于开拓的研究人员和企业家追求两种问题:

从0到1的系统。这些都是此前没来有过的,开创性的产品。

从1到10的系统。这些产品至少比当前使用的要好一个数量级。

创业的悖论是,建立一家公司去解决困难问题往往比解决简单的问题要容易。太空探索、无人驾驶汽车,治愈传染——这些都是激发和吸引聪明人去攻克的问题。

但是,也不要小看那些看起来像玩具的产品。Facebook曾经只是哈佛学生使用的工具,而Snapchat则更像“玩”。今天,Facebook连接世界各地的20亿人,Snapchat使亿万人更加真实地沟通。

这也是第一条标准变得有用的地方。早期的Facebook用户会花好几个小时点击查看其他用户的个人资料(好的,也许有些人仍然在这样做),Facebook给用户提供的数据实在太有料了。在发布一年多以后,Snapchat用户每天发送大约2000万次snap。

移动互联网时代催生了谷歌,Facebook,亚马逊这三强。谷歌归档世界的信息,Facebook归类世界的人,亚马逊归档世界的产品。而最新的一股力量也在崛起,WhatsApp代表的消息传递(即低延迟,基于移动网络的消息交换),Snap代表的摄像机(即双向 dual-face的集成记录设备)和Uber代表的位置(即高精度全球GPS)。

类似的,每个技术波动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公司,但根本还是抓住最根本,最容易实现的产品。最好的公司倾向于在此前从未一人涉猎的垂直领域开始执行,然后迅速扩大,实现更广泛的潜力。谷歌早期排名文字页面,Facebook最初连接大学生,而早期的亚马逊卖书。今天,谷歌正在使用AI来驱动汽车,Facebook正在用Wi-Fi连接世界,而亚马逊则推出无人机实现自动化交付。

这不是说一家创业公司需要对比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才值得加入。但是,研究真正成功的公司的特点,却能告诉你应该寻找什么。当然,并不是每个创业都有一个光辉的起源。Airbnb,SpaceX和特斯拉等公司早期都经历了近乎倒闭的经历。更多的情况下,伟大是牺牲换来的。

所以,虽然你没法将每家公司与Instagram进行比较——Instagram在2010年10月推出后不到一周就超过了10万名用户,但是,你可以学着去发现规律和特点,看公司是否有希望,并且能让你做成一些事情。

希望这篇文章能作为一份有用的指南,助你识别有潜力的初创公司。

原文地址1,原文地址2

IT.数码

via 36氪 http://36kr.com

August 25, 2017 at 02:26P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