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创始人的烦恼:租金太贵了,期待 VR 办公能解决问题

2016年12月30日 | By News | Filed in: News.

http://ift.tt/2iH8Tk2

编者按:Michael Lit t是视频营销平台公司Vidyard的CEO、联合创始人,这是一家创业公司,最近一年,公司为了安置更多员工,花了几百万美元装修办公室。Michael Litt多么渴望VR技术能够帮他省下这笔钱!虽然现在VR技术还不成熟,存在诸多问题,但是Michael Litt相信VR办公将会改变我们的生活。 

创业公司总会碰到各种问题,最近,我的公司遇到一个问题,在许多人看来,能遇到这样的问题算是幸运的。我们花了几百万美元装修办公室,因为未来要安置185名员工,按我们的预计这是上限。装修之后不到一年时间,员工数量达到了160人,我们还在寻找扩张办法,扩张的成本很高,又是几百万美元。 

如果能够省下这笔开支,或者减少支出会怎样呢?Vidyard是一家视频公司,作为公司的CEO和科技爱好者,我特别关注VR。我老是在想:到了某个时间点,如果我们的办公室可以摆脱物理墙壁,用虚拟工作场所办公,结果会怎样呢? 

就目前而言显然无法做到。我们经常听人说,VR改变了游戏、娱乐甚至营销产品,但是真正的VR创新还没有进入办公场所。要找到早期用户相当困难。 

话虽如此,并不是说VR没有潜力,当VR真正进入办公室时,其体验到底是怎样的?我们也不是一头雾水。在我看来,与VR带来的好处相比,它所存在的障碍根本不足为惧。下面就是我的一些期待:

VR:真正的优势

今年,旧金山的租金价格已经超过了曼哈顿,全美最贵,每平方英尺要72.26美元。事实上,由于租金成本太高,许多创业公司开始撤出中心地区,比如湾区(Bay Area)、纽约、西雅图。如果能够拥有虚拟办公空间,就可以省去这笔巨大的开支,将节省的资金用来扩张,招募员工。VR技术所带来的影响不容低估。 

去年,德勤调查了106个国家,发现员工的参与度、保留率是人力资本存在的最大隐忧,虚拟办公可以缓解这些问题。我这样说并不是猜测,在我自己的公司,即使没有使用虚拟工具,远程办公技术也已经展示了它的魅力。

我们的办公室设在多伦多郊外,高管团队分散在北美各个地方。在每个会议室里我们都安装了谷歌Chromeboxes,开会时使用谷歌Hangouts。虽然技术很笨拙,但是它可以让许多不在总部的员工参与。如果拥有完善的VR技术,体验会更加流畅。 

VR还可以减少“办公室政治”问题。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在办公室办公,要想不受干扰做完工作似乎很困难。有了VR,我们可以加入社交控制功能,何时参与互动,何时离线,都可以控制。真实的办公空间很繁忙,分散注意力,虚拟办公空间不会存在这样的问题。

 优点很多,上面只是简要说了几个。当真实空间变得不再重要时,员工可以在任何地方居住,各种压力也会减轻。我们没有必要钻进城市,住房成本下降。员工没有必要每天赶到办公室上班,环境会更好,政府的基础设施投入也会减少。 

另外,通勤时间减少,办公场所的效率提高,意味着员工会有更多的线下时间自由支配,他们可以多与家人、朋友相处。自凯恩斯(经济学家)之后,许多人都预测说未来我们会有更多的空闲时间,VR能够让社会进入良性循环,这点毋庸置疑。 

还没有准备好

如果VR真的拥有如此大的变革能力,为什么办公场所不使用呢?首先,技术还不够好。我亲自测试过,发现产品存在缺陷,我可以负责任地说VR产品还是太笨重了,无法整天戴在头上,即使会议只有一个多小时,戴着头盔也会不舒服。屏幕的分辨率不高,普遍存在颗粒化问题,配套的办公APP和工具也还不成熟。

Facebook已经向前迈了几步。10月份,扎克伯格向Oculus开发者展示了VR社交体验,上面出现了替身,它可以显示面部表情及其它细节。与AltspaceVR等平台结合之后,用户可以使用化身在逼真的虚拟空间与他人会面,可以办公、交际。

 变革必将到来,一切只是时间问题。与此同时,AR可以替代VR。在AR环境中,我们没有用数字技术重新创造场景,而是在真实世界之上增加数字元素。例如,Thyssenkrupp准备用微软HoloLens武装技术员,在技术员到达现场之前可以用头盔检查需要维修的电梯。宜家也用AR帮助消费者挑选家具,他们可以看到家具摆在家中是否美观。这些工具终一天会走进办公室,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企业不接受,技术有多先进就变得无关紧要了。3年前,雅虎的一个决定引起骚动,当时雅虎要求远程办公的员工回到办公室工作。问题不在于技术,而是大家对远程办公存在偏见,尽管如此,在远程办公流行之前,它可能会以更快的速度变成现实。

 恐惧模糊不清,因为它们缺乏根据。一些人担心不受监督的员工会偷懒,在数字世界员工之间无法建立感情,还有各种其它的担忧。事实上,随着VR技术的进步,效率与生产力也会提升。在虚拟环境中,我们可以接收瞬间信息。我们浪费时间跑去开会,以后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少。办公室政治造成了许多负面影响,我们可以避开这些影响,比如种族歧视问题。

 如果要让VR办公生根发芽,企业必须克服现有障碍,开始制定流程规范,让远程办公变成可能。这是一个文化问题,不是技术问题。例如,在Vidyard,我们有一个明确的认识:远程办公和现场办公一样有价值。我们做简单的事情,比如确保所有会议邀请信息都会包含Hangout链接。步骤很简单,但是它可以推动我们朝着正确的方向不断前进。 

VR世界看起来像科幻世界,甚至有点乌托邦色彩:价格可以承受的房屋,路面没有汽车,员工想在哪里工作就在哪里工作,有更多的闲暇时间。实际的未来比较混乱,没有那么悠闲,它会被一些无法预料的因素(包括技术)改变。 

细细回想一下就会发现,放在几十年前,我们今天在网络上所做的一切看起来就像乌托邦,可以购物、可以交际、可以获得无穷无尽的信息。尽管互联网离数字乌托邦很遥远,但是它的确带来一些革命性的好东西,这点不容怀疑。 

在我看来,与自动驾驶汽车、互联网相比,在未来几年里,真正改变我们生活的可能是VR办公,我期待这种现实的到来。

 

 

 

IT.数码

via 36氪 http://36kr.com

December 29, 2016 at 07:49A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