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天堂 GitHub 赚钱更多了,但烧钱也更快了

2016年12月17日 | By News | Filed in: News.

http://ift.tt/2gSO8j6

编者按:以服务开发者为初衷、倡导远程办公的代码托管平台GitHub被许多码农视为天堂,也得到了A16Z、红杉资本等知名VC的青睐。但是在融到大笔资金之后,GitHub在办公和人员的开支上也开始大手大脚,尽管其收费服务取得了不错的增长,但仍然赶不上开销的速度。并且在此过程中一度忽视了开发者的利益。彭博社的一篇文章从GitHub的财务状况看到了这家独角兽的问题,所幸的是,公司领导层已经开始意识到问题了。

尽管GitHub这个名字在技术圈外几乎无人知晓,但全世界的码农对它却趋之若鹜。这家初创企业为程序员运营着一个类似Google Docs的地方,让他们可以存储、共享自己的工作并进行协作。但是据内幕人士消息并从彭博社看到的财务资料来看,GitHub本身正因为花钱不检点而正在亏损,同时对于基本上由自己开创出来的这个软件类别的新进入者持袖手旁观的态度。

GItHub的崛起曾经令风投着迷。2015年中,红杉资本领投了GtHub的一轮2.5亿美元的融资。但是GitHub的管理层对花这笔新钱也许有点太渴望了。他们把自己的员工投射到了全球各地,阿姆斯特丹、伦敦、纽约等到处都是。其中最耗钱的是,在过去18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就把人数增加到了600人。

坐在墙上挂着一幅抽象画、角落摆着一辆《广告狂人》风格饮料小推车的会议室里,GitHub的Chris Wanstrath说该公司目前运转更加平滑且在发展。这位31岁的联合创始人兼CEO说:“2015年发生了什么事?也许是一件事情都没干完?我不该那么说。删掉。”

GitHub最近聘任了Tesla的前财务副总裁Mike Taylor为首席财务官来管理开支。不仅如此,它还希望补充一位有经验的首席运营官。根据那份财务档案显示,GitHub今年只用9个月就入账9800万美元,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的收入。Wanstrath说:“整个产品路线图我们已经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理得一清二楚了。我们有很多起伏,但现在我们绝对是出于起势的阶段。”

不过同样涨的还有开支。其损益表展示,今年前三个季度GitHub亏损达到了6600万美元。这比同年成立的另一家软件工具公司Twilio(已经上市)任何一个9个月的时间窗口期的亏损都要高2倍。去年以来,至少已经有十几位GitHub领导团队的成员离开了公司,其中有几位表达了对Wanstrath管理风格的不高兴(注:这令人想到了Alphabet也有类似情况)。GitHub说在Wanstrath的领导下公司一片繁荣,但拒绝对财务状况置评。Wanstrath说:“去年我们融了2.5亿美元,我们已经把这笔钱投入使用。我们并不预期马上就实现盈利。”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Wanstrath跟3位朋友一起创办了GitHub,并且用4年的时间把公司做了起来。他们鼓励员工远程工作,这迫使团队采用GutHub的工具来做自己的项目,此外还有节省租用办公空间费用的额外好处。GitHub迅速成为大小技术公司写代码不可或缺的工具,把自己的开源代码免费托管上去的新一代程序员也因此应运而生。

2012年,A16Z的合伙人Peter Levine向GitHub创始人抛出了橄榄枝,说服后者接受了他们的第一轮融资。这家风投机构领投了1亿美元,而Levine也加入了GitHub的董事会。据知情人士透露,次年,GitHub就在旧金山签订了7年的总部大楼租约,价格大概是3500万美元。

有地方了员工自然就有理由去办公室了。在前往战情室的路上,访客会先进入意见模仿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地方。公司还为自己的吉祥物,名为Octocat的一个卡通章鱼猫竖起了一尊塑像。55000平方英尺的办公区到处都是木质桌子和现代艺术。

按照GitHub的文化层级,码农在最高的位置。该公司力图为软件开发者创建最好的产品,然后目睹着后者的蜂拥而至。除了免费提供基本服务以外,GitHub还卖更先进的编程工具给大小公司。但是它发现一些CIO希望打交道人性化一点,于是开始考虑建设一支销售团队。

2014年,随着一个拥有类似名字的竞争对手出现,这个议题又有了新的紧迫感。GitLab从一开始就把目标盯在大型企业身上,为对方提供了比GitHub更便宜的替代品。GitLab CEO Sid Sijbrandij说:“GitLab的一大不同是它是为企业设计的,而GitHub不是。我们的价值之一是省钱,这一点我们牢记于心。我们希望好好对待我们的团队成员,但我们不想浪费任何一分钱到不必要的地方。所以我们没有梦幻的大办公室,因为没有我们也有效率。”

硅谷企业孵化器YC去年向GitLab伸出了怀抱。GiLab称,已有超过11万个组织在使用它的软件,其中就包括了IBM和梅西百货(不过IBM也用GitHub)。Atlassian自己的代码库Bitbucket也采取类似自顶向下的方案。

Wanstrath说竞争对手恰好帮助证明了GitHub的业务。他说:“我们开始做的时候,大家都取笑说做开发者工具是没钱赚的。为了证明这是个真正的市场,我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这还鞭策着GitHub要采取行动。去年公司以20亿美元估值拿到融资之后,GitHub开始大肆招聘。从彭博社拿到的财务文档来看,上一财年,公司在工资和福利方面的开销达到了7100万美元。文档显示,今年1月到10月,在本财年还剩3个月的时候,这个开销就攀升到了1.08亿美元。这是这家初创企业迄今最大的开支。

据知情人士透露,对销售的强调似乎产生了效果,但是他们的团队有部分目标并未达成。根据另一份财务文档,2014年9月,靠企业销售和组织通过网站注册而收取的年订购收入达到了2500万美元。在GitHub扩员之后,来自大型客户的年经常性收入今年增加到了7000万美元,而自服务业务尽管增幅没那么大但也算健康,达到了5200万美元。

但是收入的增长跟不上扩员的节奏。最近几周GitHub裁掉了约20名员工。Ignition Partners的VC Nick Sturiale说:“独角兽陷阱是你往往为一个自己往往达不到的计划而把股权卖掉了,那时候你该怎么办?”

并非GitHub投资者的企业软件VC Jason Lemkin说,这样的业务转变是有风险的,而且碰壁并不罕见。他说:“从早期的自服务产品转为面向企业销售总是会磕磕碰碰的。”GitHub说自己有1800万用户,而且全球收入最高的10家企业有一半都使用了自己的企业版服务,其中就包括了沃尔玛和福特。

不过GitHub的部分忠实粉丝对这个新方向并不高兴。超过1800名开发者已经在一份网上请愿书上签名,请愿书说“我们这些运营着部分GitHub最热门项目的人感到完全被忽视了。”

Wanstrath说,这股反对浪潮给他敲响了警钟。他说GitHub现在更加关注于当初为码农服务的使命。“我希望我们这样来进行评判,‘我们有没有让开发者更有生产力了?’”在今年9月GitHub的开发者会议上,Wanstrath介绍了若干新功能,其中包括代码评审的一个更新流程。

2015年至少有5位资深员工离开了GitHub,而且今年领导层的调整还在延续。其中包括联合创始人和CIO Scott Chacon,他说自己离开要成立一家新公司。Chacon说:“GitHub总是对我很好,从一开始只有我们4个人的时候就是这样。他们让我代表公司满世界跑,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支持我传授和布道Git和远程办公文化。”

GitHub的旅行远足预期还将继续,目前还没有什么迹象表明他们的开支会很快控制下来。公司称有一半员工是远程办公的,这种旅行能够把GitHub分散的员工聚到一起并且鼓励协作。上周,至少有20名GitHub人力资源团队的员工集中到了加州Rancho Mirag,去丽嘉酒店修养一下。

 

IT.数码

via 36氪 http://36kr.com

December 16, 2016 at 03:59P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