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如何看待人工智能、无人驾驶和用户安全隐私

2016年2月25日 | By News | Filed in: News.

Source: http://www.huxiu.com/article/140060/1.html?f=wangzhan

在最近一期TED节目上,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与主持人查理·罗斯(Charlie Rose)讨论了目前我们非常关心的几个话题,比如因为苹果对抗美国政府而备受瞩目的关于用户安全和隐私的问题,比如最近因为围棋赛而被热议的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以及谷歌无人驾驶、谷歌搜索、谷歌Wi-Fi热气球等。在这场23分钟的对话中,拉里·佩奇沙哑的嗓子展示给我们的,是他和谷歌敢于冒险的精神品质和美好愿景,以及……

人工智能:“现在的顶尖水平也就是在YouTube上认出猫”

去年秋天的一场围棋比赛在今年1月份得到披露,被谷歌收购的英国初创企业DeepMind研发的人工智能AlphaGo以5:0的成绩完胜欧洲围棋冠军,并将在3月中旬在韩国围棋院对战世界顶级围棋手李世石。人们对人工智能的感情非常复杂,更多是对人工智能会超越人类的恐惧和担忧。但是拉里·佩奇在对话中表示,谷歌一开始收购DeepMind是希望“专注于改善搜索引擎,希望它能理解一切”。因为他认为,现在的计算机尽管不再笨拙,但是想让它真正理解人类还很困难,所以谷歌“想做机器学习方面的研究来加以改进”。

“我们开始琢磨比如YouTube这样的许多东西,我们能懂YouTube吗?我们在YouTube上运行机器学习程序,他能自己辨别出猫。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机器学习程序能够自己意识到这里存在什么东西,它能学到什么是猫,这显然是非常重要的。”拉里·佩奇表示。

试想,当机器能够已无人管理的方式进行学习会是多么令人激动的事情。在一段现场播放的拳击比赛的小游戏中,在一个拳击游戏中,机器学习程序发现它可以摁倒对手,所以它在不断得分。这种学习是没有人教它怎么做,它就能够无师自通。

它是怎么做到的呢?拉里·佩奇解释道:“机器学习程序能够看到你所看不到的东西,即像素,它能控制,能得分。同一套机器学习程序能够学会玩所有这些游戏,它打所有这些游戏的成绩也远高于人类。”


如果你不想看下面的文字,那么你可以直接观看此视频

安全:“政府做这些秘密勾当,其实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因为斯诺登,让全世界都知道了美国政府在全球范围内进行面目可憎的监视、窃听心动,从平民到德国总理,无一幸免。而当时爆出参与协作美政府的知名公司就包括苹果、谷歌、微软等科技巨头。后来,这些企业提升了安全技术。而近日苹果因枪击案被卷入一场与美国政府和FBI的斗争中,苹果的公开抗议得到了Google CEO皮采、微软、Facebook、Twitter甚至是华为的声援和同情,也将公民的安全和隐私提升了到一个新的讨论高度。

毫无疑问,查理也没有浪费这个机会,他让拉里·佩奇谈谈对安全与隐私的看法。

佩奇回答道:“我认为,隐私和安全都很重要。两者应当统一起来考虑。没有安全,隐私就无从谈起。我先来讲讲安全。因为你刚问到了斯诺登的问题,然后我再来讲隐私,在我看来,政府的做法非常让人失望。政府秘密做了那些事情,却没告诉我们。我认为,我们不会有民主。如果我们还得防备政府才能保护用户,免得政府不打招呼就秘密获取我们的信息。我倒不是说政府需要确切知会我们特定恐怖分子在做什么,但我们需要知道一些相关的参数,关于政府在进行哪些监控,以及如何监控,为什么监控。政府没和我们展开对话。我认为政府做这些秘密勾当,其实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但是当主持人问佩奇,美国政府有没有找谷歌提出过任何对话要求时,佩奇顾左右而言他,他说:“我说的不是谷歌,而是公众。我认为应该就此展开一次辩论。否则,我们的民主制度不可能良好运行。我很难过,谷歌沦落到要保护用户免受政府秘密行动的侵害的处境。”

至于政府到底找没找谷歌提出一些特别的要求时,斯诺登当年的爆料已经说明了问题,不仅谷歌,其它美国跨国公司无一幸免。

隐私:“我很担心婴儿会和洗澡水一起被泼出去”

谈到隐私时,拉里·佩奇则表示:“世界不断变化,你走到哪儿手机都不离身,关于你的信息越来越多。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思考这些,考虑有哪些问题。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需要为人们提供选项,告诉他们哪些数据我们会采集起来,搜索历史、位置数据。Chrome浏览器中我们提供无痕模式,此外还有很多方式让人们能够更好地作出选择,更好地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认为,技术上这很容易做到。但我很担心婴儿会和洗澡水一起被泼出去。”

佩奇还以自己的例子举例,我们知道,他因为一场疾病导致声音沙哑,他说当他面对自己病历的医疗记录时心想:“如果每个人的医疗记录能够匿名提供给做研究的医生,那会是多么好的事情。当有做研究的医生查阅你的医疗记录时,你可以看到哪些医生来看过,以及它们为什么来,也许这些能够让你知道一些关于疾病的有用信息,如果能够做到这个,我们这一年就能挽救上十万条生命。”最后一句话得到了现场自动响起的掌声。

但是一开始他很担心自己声音方面的信息被共享,被滥用,但是在谢尔盖·布林(谷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的鼓励下,他选择了公开这一信息,收到的效果也非常惊人——成千上万具有类似病症的患者选择了公开了数据。

谷歌搜索:“我们需要真正理解人的语境和信息”

在谈到谷歌起家的搜索业务时,拉里·佩奇谦虚地表示,谷歌虽然做了15年的搜索,但是目前仍然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因为要真正理解你想要什么,真正理解世界上的信息,谷歌还远远没有完成这一目标。他认为目前的搜索业务还非常的笨拙,不够智能,“我们需要真正理解人的语境和信息”,而谷歌收购DeepMind的初衷也是在改善搜索结果。

在一段视频中,一位非洲农民种土豆,但是这些土豆一个接一个的死掉。他查了书上的资料,但是书上并没能告诉他太多信息,于是他上网搜索“土豆疾病”,有一个网站告诉他,问题可能是蚂蚁,撒些木灰到植物上,几天后蚂蚁就消失了。这位农民意识到,并非所有人都能访问他所能访问的内容,他想他需要一种计算是他祖母也能使用的互联网。于是他做了个简易的木制公告板,他将从手机上获取到的信息张贴到这些公告板上,这就像是一台电脑,用互联网帮助人们,他想他是在为自己和邻居“搜索”一个更好的生活。他觉得下一步应该是让人们学习知识——信息很有力量,但是怎么利用它同样很关键。

拉里·佩奇透露,他们从新闻上看到了关于这位农民的报道,所以谷歌找到了他,录制了这段视频。这段视频中,农民要骑着自行车到很远的小镇上网,信息的获取很不方便,这就牵扯出下一个话题——谷歌热气球。这也是我们经常看到媒体报道的热点,谷歌简历一个热气球网络,飞在空中,让全球的人们都能够通过热气球Wi-Fi上网。

这个主意是拉里·佩奇从热气球环球旅行的事情上得到的启发。

“在我看来,为未来考虑,我们的注意力更要放在联网这一点上,我们最近推出了Loon项目,它使用气球,听起来很疯狂,”拉里·佩奇接着说道,“用气球联网,它不需要用绳子拴着,这正是需要创新的地方,构思了五年多才正式付诸行动,这是让接入点到达高处的低成本方法,而用卫星发射费时费力。我发现三四十年前,有人搭乘气球环球旅行过多次,我心想,为什么现在我们不能这样做呢?这样就有了这个项目。”

拉里·佩奇认为这是目前能够想到的最低成本的联网方式,当主持人提出这会受到风的环境限制时,佩奇表示谷歌进行了大量的实验,发现通过往热气球里面抽吸气体可以控制热气球的高度和方向。

无人驾驶:“我对这些项目的可能性非常兴奋,它们能改善世界”

当主持人将话题转移到谷歌另一个备受瞩目的项目——无人驾驶时,拉里·佩奇解释称,他对无人驾驶的着迷可以追溯到18年前,当时他还在密歇根读大学,那时候他需要每天坐公交、等车的时候很冷,并下着雪,这让他萌生了做这方面研究的想法。

“大约18年前,我了解到了无人驾驶汽车,我对此非常着迷,要实现这些项目需要一些时间,但我对这些项目的可能性非常兴奋,它们能改善世界。每年的交通事故伤亡人数多达2000万,这是美国34岁以下人群的最主要死因。无人驾驶还能节省空间,改善生活。要知道,洛杉矶可以说是一半停车场一半公路,一半对一半,很多城市也离此不远。这太疯狂了,但这就是我们利用空间的方式。”

实现无人驾驶还需要多久?拉里·佩奇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时间节点:“我认为会非常非常快。我们已经完全无人驾驶了超过10万英里,我很热衷于尽快推出产品。”考虑到前不久加州正式承认谷歌无人驾驶汽车是司机这一令人振奋的消息,我们有理由乐观地相信:无人驾驶正在向我们驶来。

在改善交通问题上,拉里·佩奇还通过一段视频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还没有启动、正在设想阶段的项目,关于自行车的构想。我们通过诸多报道已经知道谷歌园区有着开放的自行车文化,每个雇员都可以享受免费的自行车,谷歌鼓励自行车成为一种交通工具,并且这也成为国内自行车创业公司拿来说服人们购买自行车的经典案例。

但是在这段视频中,拉里·佩奇向我们展示的是一种在空中骑行的构想,人们骑在自行车上,被空中绳索吊在空中,对于我这种有恐高症的人来说,实在是有些腿发软。但佩奇表示,谷歌想“以成本低廉的方式实现自行车和汽车的分离”,“我们还没有开始做这个项目,但它能开启你的想象。”他说,这看起来很疯狂,学校和城市能否协作起来进行一些相关的自行车研究。

处世哲学:“我们需要革命性的变化,而不是改进性的变化”

拉里·佩奇认为,冒险精神是谷歌和他的标签。他说:“你所做的事情是你如果不做就不会发生的事情。我认为,做越多这样的事情,你的影响力就会越大,这就包括做一些很多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

有一点很奇妙——关于技术了解得越多,我就越意识到自己的无知。这是因为存在一个技术的地平线,你总能看到下面你要做的事。关于技术了解得越多,你就越能意识到后面还有什么是可能的,你意识到气球是可能的,因为有一些材料可以管用。

我认为光有创新是不够的,光有发明是不够的,例如特斯拉发明了我们用的电,但他无法让人们很好地接受他的产品,花了很长时间,其他人才让这一产品普及。我认为,我们需要将发明创新同商业化运作结合起来,让产品能够很好地为用户所接受。

我很难过的是,大多数人都将公司看成是坏的,这种看法有一部分的正确性在里面。我是说,如果公司还是做些小改小造的事,和20年来,50年来一样,这并不是我们所需要的。特别是技术行业,我们需要革命性的变化,而不是改进性的变化。”

在节目的最后,他还进行了反思,他说他一开始对谷歌插手Android深感愧疚,他认为Android不是谷歌应该专注的方向,但是从今天来看,“这太愚蠢了!它是未来,它是值得我们努力的方向。”

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注定将与他们共同创建的谷歌继续冒险下去。

我们总该用点什么,不然就错过了这个丰腴的时代,如果你正在想着应该用点什么来改变自己的生活,那你已经找对地方了,点击下载独物,或者在应用市场搜索“独物”下载,我们来聊一聊!更有免费众测待你参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