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没有完美的制度 ——《批评官员的尺度》

2014年12月18日 | By QiuyueXP | Filed in: 二爷鉴书.

0 (16)

这是我漫漫阅读路上的里程碑之一,95分。

书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上世纪60年代,《纽约时报》的一篇抨击种族主义的「广告」中影射了蒙哥马利市的派出所所长沙立文在种族暴行中的不作为,而对其不作为的描述中,存在「失实」细节。沙所长一怒之下把《纽约时报》告上了法庭。

在两次州法院的审判中,《纽约时报》皆因「诽谤」而被判败诉,后来《纽》报成功地上诉到了联邦最高法院,最终判决《纽约时报》胜诉。这一审判结果将一系列言论自由的解释写进了历史,绝对浓墨重彩的一笔。

以这个故事为主线,书里不但介绍了言论自由、诽谤罪的前因后果,而且顺手介绍了美国种族问题的一些来龙去脉,还讲了一些出版物审查制度的发展历程。旁征博引,滔滔不竭,鞭辟入里,丝滑入口。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某篇布局巧妙,是个非常非常会讲故事的人(我真羡慕啊),而且我觉得翻译的也很不错。这样一本跟法律、历史相关的书读起来完全不觉得枯燥,反倒很有趣味。

按照惯例,我写写我读后的感慨和收获

1. 没有完美的制度,只有智慧的取舍

在此以前我一直以为「言论自由」就是可以随便瞎说,而提到「诽谤」,我大概会理解为「以不实的事实公开指责他人」。如果有人问我,这两者有什么矛盾吗?我可能会语塞,或给个简单的答案——「只要是依据事实的指责,就不算诽谤而算言论自由」。

这本书可没有这么简单的回答,事实上当面对公共领域时,很多时候诽谤与言论自由是会有抵触的。在《纽约时报》的上诉诉状中援引麦迪逊的报告「既想追惩对政府发表中伤、不敬言论者,又想不损害人民自由议论政府官员或措施的权利,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自由和诽谤就像硬币的两面,它们不可能永远不停地旋转下去,总要倒下,但哪一面会朝上呢?最高法院的结论中是这样阐述的「言论自由应容忍错误存在,甚至是一些严重错误。仅仅保护实事求是的陈述是不够的,因为人们有时会因害怕犯错,而不敢对政府提出批评。因此,为了防止人们自我审查,必须允许他们存在“犯错空间”。」

这个空间同时被画上了两条边界,一是「政府」,也就是说,保护的是对政府的批评,你闲着没事儿在单元口逢人便瞎说对门王大妈上初中的儿子得了狂犬病就不受到保护(针对政府官员会有些小的追加解释)。另一条是「不得罔顾真相」,也就是说你不能在明知道事实的前提下蓄意造假——但却可以在无知的情况下自由批评,而且,注意,是否「罔顾真相」是要原告来举证的(竟然)。

「为了保障自由而容忍明知道会产生的错误」——这简直就是理想主义在现实中茁壮成长的最佳写照,水晶般的完美或许不存在,打开窗户自然会放进苍蝇,大快朵颐难免会偶尔噎住。你有没有在找到「最佳方案」之前不敢决策或因为几个负面因素而踌躇不前?每当这时不妨回头想想这些掷地有声的智慧,有时你必须勇敢的作出取舍。

2. 真理来自于争论,而非定义

这个其实在上一篇书评里提到了(如果你没看过,可以回复23),自以为的正确未必是正确,拯救你的最好办法就是接受其他观点和言论的竞争。

杰弗逊在就职演说中提到「容忍错误意见的存在,让不同观点辩驳交锋,正是我们得享安全的基石所在」;霍姆斯大法官曾经提醒人们「应当对某种做法时刻保持警惕,那就是对那些我们深恶痛绝,甚至认为罪该万死的言论的不当遏制。」

想当年我们都认为地球是圆的这种说法是歪理邪说,我们都以为男女平等是瞎逼扯蛋~如果我们把所有这么想的人都绑起来烧死,那就等于我们在追求真理道路上自束双腿,自插双目。

不想再啰嗦太多了,一个人能容的下,听的进反对意见,决定了他未来可以到达什么样的高度,与大家共勉。

3. 未来并非一蹴而就,日子很长要有耐心

这本书告诉我们,即便是美国,自由和平等这条路也走了很长而且充满艰辛。美国的宪法在制定时顾及到「条文愈是细致,时代气息愈是浓厚,一旦时过境迁,反会成为阻碍后人与时俱进的枷锁」,所以「制宪者只能用简略的语言,给出权利保护的价值指向」。而后随着先例逐步累计叠加,就会形成一套系统的法律规则,也就是所谓的普通法。而普通法正是由法官逐案创制,完全来源于司法实践。这也是霍姆斯在《普通法》里那句「法律的生命并非逻辑,而是经验」的背景——法律的含义,正是在不断回应实践的过程中越辨越明。(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不同,咱这儿貌似不是这样的)

书的最后一部分内容是作者对新闻界的反思,包括自由带来的负面效应,就像上面说的,没有完美的制度,未来还需要不断地优化,要有耐心,不要放弃努力。

我觉得,对于美好的期待应该是这样的心态:首先不要妄图它能一蹴而就,一夜完成;另外,真的希望不论再怎么慢,我们是一直向着更好的方向在努力,而不是原地停滞,甚至倒行逆施……

4. 将错就错还是知错就改

在另一个相关案件——1931年「尼尔诉明尼苏达州案」中,一个极端分子尼尔办了一份极端报纸并且极端地攻击了警察局长从而被诉,在州法院败诉,后来也把官司上诉到了最高法院,代表明尼苏达州政府出庭的律师很讨巧,引用了当庭大法官霍姆斯在1907年的判决意见,当年霍老师声称「第一修正案只禁止对出版的事前限制」,所以「事后再查封」是可以的。可律师的话音未落,已经九十岁高龄的霍姆斯大法官突然插话:「写那些话时,我还很年轻,马卡姆先生,现在,我已经不这么想了」

读到这儿的时候我情绪非常激动,这个场景深深地印在我的脑子里。我原来有个臭毛病是将错就错,即使知道错了也死活不愿意承认,硬憋借口找理由,后来每当我又想犯这病的时候,眼前就会浮出上面这个场景。有这样的大哥在前面做榜样,做小弟的在知道自己犯错时,怎能不跪呢?

5. 还有些其他的东西……

看这本书当然不止得到上面的四个结论,还有一种更强的感情孕育在书的内容与我们生活现实的对比之间。为了不找麻烦,这些东西就不展开写了。作为一本在内地的合法出版物,大家应该都能买到或借到,不妨看看,也琢磨琢磨。

你懂的。

————————————————————————
最后送大家几句我比较喜欢的笔记摘抄

「若批评无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消除恐惧是政治实践的基础」

「自由,就是对何谓正确不那么确定的精神」

「仅仅为了维持法院尊严,就用法律迫使他人沉默,哪怕只是有限度的沉默,其可能引发的仇恨、猜忌和轻蔑,将远远超过它所能带来的尊重」

「在自由争论中,错误意见不可避免,如果自由表达要找到赖以生存的呼吸空间,就必须保护错误意见的表达」

「最早提倡出版自由的文献是弗吉尼亚州1776年发布的《权利宣言》:出版自由是自由的重要屏障之一,只有独裁政府,才会压制这一自由」

「1971年,美国政府曾试图阻止《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刊登载有越战内幕的机密文件,这是”尼尔案“之后,美国最重要的一起事前限制案件。但是《纽约时报》在政府行动三天前,就已开始摘登文件相关内容。所以,一审开庭时,代表《纽约时报》出庭的律师亚历山大・比克尔告诉法官:“三天过去了,共和国安然无恙!”。纽约法官默里・格法因据此驳回了政府的禁令申请。官司打到最高法院,大法官们以6票对3票判政府败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同样规定了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第四十一条进一步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
以上书评来自微信公众账号「二爷鉴书」,微信号findbook

如果你愿意转载推荐,我将感到巨特么荣幸:)

回复「his」查看往期目录,回复数字查看对应文章,回复「db 关键词」返回豆瓣读书搜索结果列表。

如果想找我聊天儿的直接留言,除非你特别不会聊天儿,否则我都会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