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原来是这么回事——《公司》

2014年12月16日 | By QiuyueXP | Filed in: 二爷鉴书, 原创.

0-125-200

(按:由于我正在旅行中,所以只能抄一篇大概在两年前写的书评,内容没做多少调整。如果有谁在我博客上看到过了,请原谅我的“偷懒” 🙂 当时的很多理解还挺幼稚的,但我觉得不会影响我对这本书的认识。)

————————————

这本书值85分,如果考虑到仅仅25块钱的定价,我觉得分数甚至可以更高一些。

我一直猜这应该是一本很古板的书,可能会有很多高深的概念,结果这书竟然就非常洒脱地让我这个纯种门外汉看明白了。可以把它当成一本故事书,在某些时候,我甚至觉得它就是一篇精彩的需求分析文档。

书中有很多精彩的论证和故事,我就不摘抄了,只写感想。

我原来一直推崇纯市场,一听说什么调控我就烦,尤其是什么中国特色的调控。我觉得市场可以优胜劣汰,可以调节产能分配,可以促进竞争、创造平衡。反之,公司也影响了市场,可以影响舆论,引导潮流。所有的一切都在『看不见的手』的调节下顺利而平衡的运转。

同时,我也认同公司制度,因为它团结了原本不可能被团结在一起的众多资源,并且扩大了『生产』这个概念的边际,包括分工、全球化,我都觉得是很好的东西。

可是书中对这一切表达了焦虑:

说白了,就是公司是生而为了使股东的经济利益最大化服务的,其他的一切是不合理甚至是不合法的。而这就使得公司——或者被人格化了的『法人』成了一个冷酷的,血腥的,毫无人情味儿的,“毛孔里都渗着肮脏的血液”的逐利者。他们可以不顾环境污染,不顾廉价劳动力的悲惨的生活境况,不顾道德。

书中援引了众多人的观点证明,当追求社会责任感与股东经济利益最大化相矛盾时,如果一个企业管理者选择放弃股东,将是不道德甚至违法的。他们如果被允许追求道德、责任,那一定是因为这些可以更好的促使其扩大股东的经济利益。

这起初让我非常难以接受,因为我们每天都在看着各式各样的电视节目,那些光鲜的企业家都对环保、社会责任感有着近乎于信仰的追逐,他们真诚的眼睛里透露出来的绝不是“为了更高利润,才有了人情味”那样冷酷。但书里罗列了大量的事实、法律条文以及逻辑,证明这一切就是这么无情。

而后作者又表达了对行政力量与公司走得过近的忧虑。

说时迟那时快,我瞬间发现,我一直把几件事情弄混了——资本主义、民主、政府。

我之前一直错误的将资本主义扩大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所有体制,但事实上我错了。那个著名的德国小说家所描述的资本主义,恐怕确是这样,但权力的分散和民主的普及促使了另一股与资本主义对立的力量——就是民选政府。政府通过行政手段限制以及打压资本家过分的要求,当这一切产生平衡时,一切都很美好。

而悲剧的是,更多时候,由于“利益”的力量,或是说由于“金钱”的力量,权力没有很好的分隔产生绝对的对立,经常会发现政府和大企业走在一起。而这就引起了作者的焦虑,他呼唤一个更民主的政府,甚至是更民主的公司制度。也提到了由一些“不单纯追求经济利益的股东”来稀释那些追求经济利益的股东的权力。但这时这些对我已经不重要了,我一直在想我们的生活:

我们也有公司,公司也在追求利益——这一切都与资本主义接轨。而我们的民主现状以及政府力量都显得如此捉摸不定,甚至没有健全的法制。这他妈不就悲剧了,在资本主义国家,监管即使不力,至少人家还是有明确的反作用力——比如媒体、工会等等,而我们这儿,我认为基本是把希望寄托于消费者的好恶带来的市场选择,和企业的管理者自身的觉悟。

这就像当一个喝醉了的人开车上路时,没有识别到酒精就拒绝发动的装置,没有警察拦住他,我们只寄希望于他的汽油尽快烧完,或他能突然清醒。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我们需要民主需要法制需要工会需要自由的舆论。需要有一切可能的反公司的作用力,而这一切在这里似乎都不明确。政府力量虽然在国内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但我们依然因为其不受民众意愿的控制而感到恐慌——当其试图从倒卖土地中拉动GDP时,结果我们都看到了……

我们丧失了力量又被蒙蔽,或者即使知道也束手无策——意识到这些,是我读本书的最大收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